彩38

全本筆趣閣 > 女生小說 > 隱婚上上簽 > 第052章 甜蜜的大結局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兩年以后。【……

    四月,又是櫻花綻放的季節。

    四月,又邂逅了一場浪漫的櫻花雨。

    微風一吹,那粉色的櫻花花瓣便紛紛揚揚從枝頭飄落下來;

    當星星點點的粉色花瓣在空氣中旋轉飛舞了幾圈之后,最后便十分優雅地落在了地面上。花瓣落地的聲音,悄無聲息。

    只是一會兒的功夫,地面上便落了一地的櫻花花瓣。

    粉粉的一地,煞是好看!粉粉的一地,卻又惹人憐愛。讓人十分不忍心,就這么踩了上去。

    四月,濟州島的櫻花大道依舊是那么的美。

    春天的陽光是溫暖的,同時也是溫柔的。

    暖暖的陽光,透過密密匝匝的櫻花花瓣的縫隙過濾下來,斑斑駁駁的光暈便灑在了散落著粉色櫻花花花瓣的櫻花大道上。

    聞一聞,空氣中到處彌漫著的是櫻花的味道。

    畫面很唯美!

    櫻花樹下站著一個穿著一身白的波西米亞長裙,外面披著一件米色針織衫外套的女人;長裙的腰間有長長的流蘇垂墜而下,這樣的裝飾顯得這個女人更加的高挑。

    微風在吹起了女人長裙的裙擺同時也吹動了那腰間長長的流蘇,似有輕微的晃蕩聲隨即響起;

    片片的粉色花瓣紛紛揚揚落下,女人閉著雙眼,她的嘴角上微微上揚,仰面感受著這一場浪漫的櫻花雨;

    飄落而下的粉色的櫻花花瓣,有幾片十分調皮地落在女人披散而下的長發上,肩上,甚至粘在女人的流蘇長裙上。

    女人并沒有伸手拍開這些調皮的粉色花瓣,而是任由著它們。

    美人,美景,多么唯美的畫面,甚至讓人不忍心去打擾,卻又讓人忍不住摁下相機的快門鍵。

    ************************************************

    “想什么呢?”

    還來不及回頭,腰上已經被一雙強而有力的大手環住了;

    而削瘦的肩膀處也被某人的下巴所抵住。

    瞬間,熟悉的男人的氣息便竄入鼻腔之中。呼吸里,也全部都是這種熟悉的味道。

    見被自己從后面環抱著的女人沒有回答,男人的臉微微地抬了起來,他的唇貼近女人的耳旁:

    “想什么呢?嗯?”

    低沉而又無比溫柔的聲音響起在耳畔,男人又問了一遍女人。

    這一回,被男人環抱住的女人有了反應。

    她輕輕地將身體轉了過來,卻沒有離開男人的懷抱;而她的雙手則在這一刻環上了男人的脖子。

    四目相對,眼波中流轉著曖昧的情愫:她的眼中只有他,而他呢,眼眸中也只有他。

    情不自禁地,男人一個靠近,將他的額頭抵在了女人的額頭上。

    如此親密的舉動,近在咫尺的距離:彼此的心跳,彼此的呼吸都是那么的清晰。

    女人的眸光是如此的柔情似水,在安靜了幾秒之后,她動了動嫣紅的唇:

    “辰陽,我們回去吧,我想…………唔………………”

    隋心蕾后面想要說的話,全部被宋辰陽突如其來的吻給全部吞回到了肚子里。

    隋心蕾唯一能做的便是發出嚶嚀聲,跟著宋辰陽的舌一起跳舞,享受唇與唇相貼一起纏綿的快樂。

    終于,在一個極盡溫柔又纏綿的長吻之后,宋辰陽才有些不舍地放開懷中的女人。

    他低垂著眼眸,俯看著因為這個長吻而雙唇略顯紅腫,臉頰泛著潮紅的隋心蕾。

    心情大好!

    宋辰陽勾唇,伸出手,無比溫柔地勾了一下隋心蕾的鼻子,眼眸中卻閃過一絲玩味的光芒:

    “還是這么沒用,看來以后還是要多練習。”

    若不是考慮到隋心蕾快不能呼吸了,宋辰陽才舍不得結束剛才的那一個溫柔而纏綿的長吻而放開她。

    宋辰陽話中的意思,隋心蕾怎么會不明白,因為羞澀她原本就泛著潮紅的臉頰上又染上了一層淡淡的紅暈。

    “沒正經!”

    隋心蕾沒好氣地瞪了一眼眼前這個唇角勾著壞笑的男人,邊嗔怪著,邊試圖想要從這個男人的懷抱之中掙脫出來。

    許是早就識破了懷中女人的意圖,宋辰陽扣著隋心蕾纖細腰肢的手反而拽得更緊了,

    但是手上的力道并沒有讓隋心蕾感到一絲一毫的疼痛。

    而他唇角勾起的那一抹壞笑因為隋心蕾的這一句話,笑意變得濃了;

    宋辰陽將自己的唇再一次靠近了隋心蕾的耳蝸處,溫熱的唇息掃過的時候,讓隋心蕾只覺得身體莫名的一顫。

    同時么,還有一種癢癢的感覺涌上心頭:

    “對自己的老婆用不著正經!”

    “你…………”

    對于眼前的這個男人,隋心蕾真的是徹底無語了。她以前怎么就沒有發現,這個男人會是這般的無賴。

    而且,這無賴的品質,在這兩年被這個男人發揮到了極致。

    還想說點什么,嫣紅的唇畔又一次被宋辰陽給封住了。

    原本是想著抗拒的,可是,宋辰陽哪里會給隋心蕾這樣的機會;況且,這幾年早已經習慣了宋辰陽的吻,隋心蕾一開始的抗拒在沒有過幾秒之后便停止了;

    吻著吻著,到了最后,隋心蕾開始回應宋辰陽的吻………………………………

    隋心蕾靠在宋辰陽的肩膀上,看著窗外那一棵開滿櫻花的櫻花樹;想著這兩天在濟州島上的日子,雖然是幸福而甜蜜的,但是隋心蕾的心中還是會牽掛著某些事情:

    即便是在玩,她的心中還是空落落的;甚至是有些心不在焉。

    “辰陽,我們明天回去吧!”

    這也是剛才自己要跟宋辰陽講的,只不過,到了后面被那極致纏綿的吻所打斷了。

    雖然身在濟州島,但是隋心蕾的心卻早已經飛回到了虞城。

    “回去?”

    聞言隋心蕾的話,宋辰陽挑了挑眉,不過琥珀色的小說閃過一絲了然的光芒。

    宋辰陽坐直自己的身體,然后伸出手將蘇悅的肩膀朝著自己的方向板了過來。

    “心蕾,我知道你在擔心牽掛著什么,放心吧,家里沒事的。”

    “可是…………”

    聽著宋辰陽的話,敢情是不會同意自己的想法了。可是,隋心蕾還是想要說服眼前的這個男人。

    只是,宋辰陽卻沒有給她機會。

    “好啦,現在你什么也不要想,只管好好享受我們兩個人的二人世界,享受此次的濟州島之行!”

    “…………”

    對上宋辰陽的熱切的眸子,隋心蕾動了動唇,只是最后還是把想要說的話咽回到了肚子里。

    每年一次的濟州島之行,是宋辰陽和隋心蕾約定好的;不管工作有多么忙碌,他們一定會在每一年的四月份,在櫻花綻放的季節來濟州島。

    許是,為了紀念那一段曾經的美好吧!

    每一年的濟州島之旅,都是宋辰陽在全權安排,而且是很是用心地在安排著。

    最后,隋心蕾還是有些牽強地揚了揚嘴角,點了點頭:

    “聽你的吧!”

    重新地,隋心蕾將頭枕在宋辰陽寬厚的肩膀上,眸光也再一次看向了窗外那一顆開得正是燦爛的櫻花樹上。

    隋心蕾不知道的是,宋辰陽的眸子卻一直盯看在自己的身上;

    而她更是不知道的是,這個男人此時此刻他的心中正莫名的冒著酸水,甚至有些許的吃味。

    只有天知道,這個大男人正在吃醋,而且醋勁還是不小!

    在這兩年里,宋辰陽越來越感覺到隋心蕾的心思已經不是百分百的放在自己的身上。

    這樣的感覺讓他很不爽,卻又是無能為力……

    ****************************************

    國內,虞城某個大型的超市

    許是因為周末的關系,超市里的人流量比平日里的要多上好幾倍。

    放眼望去,好多來逛超市的都是以家庭為單位。

    在超市的食品區那邊,就是有一家四口,正在柜架前選購著商品。

    男人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外套了一件純黑色的羊絨針織衫,下身穿了一條卡其色的亞麻休閑長褲;

    他粗壯的手臂上,抱著一個約莫二歲左右的小女孩。

    懷中的小女孩非常的漂亮,粉嘟嘟的小臉蛋讓人忍不住想要親一口,一身的粉色蓬蓬裙,活脫脫像是一個洋娃娃:

    她的一頭黑色松軟的長發披在肩上,那一雙烏黑黑的大眼睛正一瞬不瞬地看著食品貨架上擺放著的一包喜之郎果凍。

    而她的那一只白希而胖胖的小手指著那一包果凍,小嘴巴正一開一合地說著些什么;

    男人的旁邊,站在一個上身穿著淺藍色的針織紗,下身著一條亞麻的小翠花半身裙女人。

    女人推著一輛購物車,購物車上坐著一個小男孩。

    看樣子,小男孩與小女孩是相同的年紀;

    小男孩長得非常萌:白色的襯衫外面搭配黑色的馬甲,下身穿著與馬甲同一色的長褲,腳上蹬著一雙黑亮色的皮鞋;儼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樣。

    尤其是他這一張白希的小臉上,那一雙大大的眼睛忽閃忽閃著,讓人有一種想要上前親一口的沖動。

    爸爸長得帥氣又高大,媽媽溫柔又美麗;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呢,又萌又可愛。

    這樣的這一家四口,這樣出眾的外形,不頻頻引得路過人的側目才怪?

    視線之中,男人會微微側身,低頭在女人的耳畔說點什么;女人呢,則是因為男人的話而輕輕地揚起唇畔,溢出一抹甜美的笑。

    時而,兩個萌寶寶會因為爭搶著貨架上擺放著的某一樣食品而相互拌嘴,嘟著嘴向身邊的爸爸媽媽撒嬌;

    男人和女人則會在相似一笑之后,一邊一個的勸哄著萌寶寶。

    多么讓人羨慕,又是多么讓人嫉妒的一個家庭!

    ***********************************************

    某個小區的公寓的廚房里,圍著小翠花藍色圍裙的女人正在忙碌著,準備著晚飯;

    客廳里,一對小家伙正在看著電視里播放的卡通片,那種聚精會神的樣子,讓剛從書房出來的男人的唇角朝上勾了勾,溢出一抹會心的笑;

    在注視了坐在沙發上的兩個小家伙一眼之后,男人便邁開了腳步朝著廚房走去。

    **************************************

    女人關了天然氣灶上的開關,正準備拿起不銹鋼鍋鏟盛出最后一晚菜的時候,她的腰被一雙大手扣住了,還來不及低呼整個人就被男人從背后環住,帶進了男人的懷抱之中。

    “要不要幫忙?”

    男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女人的耳畔響起,他的臉幾乎是貼著女人的側臉的。

    女人幾乎能夠感覺到那溫濕的唇正在輕輕地舔舐著自己的臉頰,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讓整個人不禁戰栗了一下。

    男人的舉動太過于親密了,女人又有所顧忌,不由地她扭動了幾下自己的身體,想要讓男人放開自己:

    “亦陽,別,孩子們在外面呢!”

    雖然知道蘇悅的顧慮,但是宋亦陽就是不愿這么輕易地放開她。

    臉貼著蘇悅的,痞痞地說道:

    “他們看動畫片正看得津津有味呢,不會進來的。”

    話語剛落,蘇悅的身體就被宋亦陽給扳了過來,讓她正面面對著自己。

    “悅悅……”

    一句深情的輕喚之后,宋亦陽便低頭準備無誤地覆上了那一畔胭紅的菱唇。

    當四瓣唇相貼的那一刻,仿佛有電流在兩個人之間流過。

    原本只是想要親一下蘇悅就放開她了,只是這個女人的味道實在是太好了,讓宋亦陽情不自禁地想要加深這一個吻。

    撬開蘇悅的口腔,長舌勾起蘇悅的小丁香一起起舞,一起纏綿;

    “唔…………”

    被宋亦陽這么吻著,這么挑逗著,蘇悅唯一能夠做的便只有發出這么嬌羞的聲音。

    不知不覺之中,男人的唇已經落在了女人的白希脖頸上;

    不知不覺之中,廚房內的溫度漸漸地升高了,而空氣中流動的曖昧之味也在越變越濃。

    似乎這樣的吻并不能滿足男人眼眸中漸漸濃郁的**,不知道什么時候,宋亦陽的手已經伸進了蘇悅的針織衫里面;

    大手,在慢慢地往上伸。最終,大手在蘇悅胸前的那一片柔軟上停下。

    當宋亦陽略顯粗糲的大手覆在蘇悅的胸前的柔軟上時,原本就有些意亂情迷的蘇悅才猛地一驚,理智在這一刻回歸。

    那一只下手及時地握住了宋亦陽的覆在自己柔軟上的大手。

    杏眸中還帶著一絲的迷離,視線中,懷中的女人正在朝著自己輕輕地搖頭;

    男人的反應卻只是稍事停頓了一下,而后他勾起剛毅的唇,附身還想繼續。

    只是,宋亦陽的唇還沒有覆上蘇悅的,廚房的門口卻響起了一個奶聲奶氣的聲音:

    “悅悅媽媽,丟丟肚子好餓啊!什么時候開飯?”

    原本半掩著的廚房的玻璃移門中,突然探出了一個小腦袋。

    一雙黑乎乎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地看著站在廚房里,正相互擁抱在一起的蘇悅和宋亦陽。

    丟丟的出現,讓蘇悅和宋亦陽同時一愣,下一秒,蘇悅率先從宋亦陽的懷抱之中掙脫出來。

    臉上泛著掩飾不住的尬尷的紅,蘇悅走近站在廚房門口的丟丟,然后彎下身,無比溫柔地對著這個小家伙笑說道:

    “丟丟餓了,我們馬上開飯!”

    說話間,蘇悅還伸出手摸了摸小丟丟的頭。

    “好哎!”

    許是真的餓了,丟丟一聽到開飯兩個字,高興地叫喊起來。

    前一秒,這個小家伙還是一臉高興的模樣,后一秒,這個小家伙卻變成了好奇寶寶。

    那一雙黑烏烏的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著蘇悅的臉,無比認真看著;

    五秒之后,小家伙才開口道:

    “悅悅媽媽,你的臉為什么這么紅啊,還有你的嘴巴好像有些腫哦!”

    額!

    這個,這個……

    這樣蘇悅怎么回答,此時此刻,她真是尬尷到了極點。

    這個還不是都要怪身后的這個可惡的男人,要不是他……

    “悅悅媽媽,你還沒有回答我呢?”

    丟丟眨著她的那一雙黑烏烏的大眼睛,一臉好奇寶寶的模樣。

    “那是因為媽媽被一只小蟲子咬了一口!”

    撒謊,蘇悅真的不會。

    丟丟卻是相信了,得到了答案之后的她便朝客廳的方向跑去:

    客廳里,傳來的是這個小家伙興奮的聲音:

    “鬧鬧,悅悅媽媽說開飯了!”

    蘇悅站起身,轉身的時候剛好對上宋亦陽一臉鐵青的模樣。

    一轉念,蘇悅便意識到了什么。干脆全然無視,徑直越過宋亦陽,將準備好的飯菜端出去……

    一頓晚飯,原本安安靜靜地吃著,只是在吃到一半的時候,丟丟突如其來的一句問話卻讓蘇悅再一次陷入了尬尷的境地:

    “悅悅媽媽,亦陽爸爸剛才是不是惹你生氣了?”

    額?

    蘇悅被丟丟問得有些莫名其妙,一臉不解地看著坐在對面的丟丟。

    “亦陽爸爸,一定是你惹了悅悅媽媽不高興了,所以才會抱悅悅媽媽的是吧?”

    前一個問題還是在問蘇悅,后一秒,丟丟便將頭轉看向了坐在自己旁邊的宋亦陽身上。

    宋亦陽蹙了蹙眉,小家伙的邏輯思維真的是夠奇特的。

    還沒等宋亦陽回答,丟丟便又看向了坐在她對面的鬧鬧:

    “鬧鬧,你還記不記得有一次,媽媽不知道因為什么事情把爸爸叫進了書房,他們兩個一待就是好久。我們不是想去敲門,書房的門卻是看著,剛好看到爸爸抱著媽媽。”

    拿著調羹的鬧鬧聽著丟丟這么一說,他的一雙大大的眼睛忽閃忽閃著,嘴里喊著那一只不銹鋼金屬小調羹,像是在認真地思考著丟丟的話;

    而后,一臉認真地點點頭:

    “記得,當時爸爸跟我們說,那是因為她惹媽媽生氣了,所以才會抱媽媽的;我還記得當時,媽媽的嘴唇有些腫腫的。”

    說到這個的時候,鬧鬧的眸光剛好看向了蘇悅的嘴巴處:

    “就像是悅悅媽媽現在這個樣子!”

    “對對對,就是悅悅媽媽現在這個樣子!”

    丟丟也在一旁起著哄,兩個小家伙像是發現了新大陸一般的興奮。

    蘇悅的一口剛含入嘴里的飯,因為兩個小家伙的對話而噎住了,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宋亦陽趕緊走到蘇悅的身旁,大手輕輕地拍起了蘇悅的背部。

    兩個小家伙卻依舊是不依不饒,一定要問出一個所以然來:

    “亦陽爸爸,你還沒有回答我們呢?是不是你剛才惹悅悅媽媽不高興了?”

    “亦陽爸爸,是不是……”

    宋亦陽朝著已經好些了的蘇悅挑了挑眉,然后對兩個好奇寶寶笑著點了點頭。

    一頓飯,在蘇悅的尷尬,宋亦陽的玩味眼神,和兩個小家伙的興奮好奇之中結束了……

    ******************************************

    當蘇悅從房間里出來的時候,宋亦陽正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若有所思。

    聽到動靜的宋亦陽抬起眸子,看著蘇悅朝著自己走來,對上她的眸子,宋亦陽問道:

    “丟丟和鬧鬧睡了?”

    “嗯!”

    蘇悅點了點頭,而她的眸子卻有意地瞟向了客廳的墻上那一面懸掛著的石英鐘上。

    鐘面上的顯示,已經是晚上10:00了。

    “不早了,明天你還要早班機飛美國,先回去吧!”

    宋亦陽在兩年前,在出了那一件事情之后,便辭去了工商局局長的職務;這是一件曾在兩年之前發生的,震驚整個虞城的事件;

    震驚的不僅是全虞城的百姓,還有蘇悅和宋家的人:這完全不像是宋亦陽會做出的決定。

    至那以后,這個男人便成了“無業游民”,讓蘇悅感到詫異的是,這個男人卻要每一個月飛兩次美國。

    直到兩個月前,宋亦陽才告訴蘇悅,他是“yc情報調查集團”的幕后大老板,宋辰陽也是其中之一。

    這一件事情,蘇悅是花了一天的時間才慢慢緩過神來。

    宋家的人自然也是知道了,盡管宋老爺子很不滿意宋亦陽的做法,但是最后也只好接受了。

    兩年前關于年姚森綁架自己的事件,為什么宋亦陽會出現在現場,又為什么年姚森對自己的綁架案供認不諱:一切便恍然大悟!

    宋亦陽在凝望了蘇悅一眼之后,他才從沙發上站起來,而后便向門旁走去……

    大手已經握在了門把手上,一轉,門露出了一條縫。

    “路上開車小心…………”

    點字還沒有從蘇悅的口中說出來,只聽得“砰”的一聲關門聲在耳旁響起。

    而后,又是在一個天旋地轉之后,蘇悅整個人被抵在了門背上。

    宋亦陽雙手摁在蘇悅的肩膀上,一雙散發著灼灼之光的眸子一瞬不瞬地看著她。

    只是不說話,就這樣安靜地看著。

    被宋亦陽的舉動弄得有些莫名其妙:

    “亦陽,你…………”

    話沒有說出口,男人的唇就壓了過來。

    這一次,卻不是壓向蘇悅的唇畔的,而是蘇悅的耳蝸處:

    “悅悅,今晚我想留下!”

    宋亦陽的聲音依舊是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帶著這一次,他的語氣之中帶了一絲明顯的祈求。

    蘇悅只是瞪大了雙眸,看著宋亦陽。

    他的眼中有一絲期待閃過,只是,一時間蘇悅不知道該怎么回答他。

    “別拒絕我!”

    琥珀色的眸子里原本的期待之色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哀求。

    此時此刻,在蘇悅眼中的宋亦陽就像是一個孩子。一副可憐巴巴的模樣,看得蘇悅的心中明顯地閃過一絲動容,有些不忍心:

    “亦陽,我…………唔………………”

    不想聽到從蘇悅的口中說出拒絕的話,宋亦陽一個俯視攫住了蘇悅的菱唇。

    不同于之前在廚房的吻,這一次,這個男人吻得很是急切,急切之中又帶著明顯的強勢。強勢地讓被他摟在懷中的女人沒有一絲一毫的拒絕。

    兩年了,在這兩年里,宋亦陽沒有向蘇悅求過一次的婚。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想要給蘇悅兩年的時間,給她兩年的時間來與自己談戀愛。

    因為,蘇悅從來也沒有感受過戀愛的感覺。

    曾經兩年的婚姻帶給蘇悅的痛苦,那么宋亦陽就要用這兩年的時間給這個女人最大的快樂。

    所以,兩年是他心甘情愿等蘇悅的。

    如今,兩年已過,宋亦陽不想再等下去了,他要娶這一個叫做蘇悅的女人;讓她在成為自己的妻子。

    這種心情是如此的強烈,尤其是這幾天當看到蘇悅在跟著丟丟和鬧鬧相處的時候,他心中的這一份心情就越發變得強烈起來。

    他甚至想,如果自己跟蘇悅的孩子,那么也會不會出現這樣其樂融融的畫面?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

    第一次,他多么渴望擁有一個屬于自己與蘇悅的孩子。

    當然,如果是像宋辰陽和隋心蕾那樣的擁有像丟丟鬧鬧那樣一對龍鳳胎也是不錯的。

    “悅悅,別拒絕我,好嗎?”

    望進男人這一雙深邃的黑色眸子之中,蘇悅能夠看到這個男人的期待;

    宋亦陽這兩年為自己所做的事情,蘇悅怎么會感覺不出來呢?

    心底的柔軟在這一刻,瓦解了;

    情不自禁地,蘇悅抬起了垂在身體兩側的手,然后環上了宋亦陽的脖子。

    感覺到懷中女人的變化,宋亦陽的黑色眸子閃過一絲興奮的亮光。

    正當兩個人吻得你儂我儂的時候,一個聲音非常突兀地在客廳響了起來,也打斷了這纏綿的畫面:

    “悅悅媽媽,我要尿尿!”

    是鬧鬧,他正揉著朦朧的睡眼站在客廳通往房間的通道上。

    模模糊糊之中,看到門口站著兩個人,想來應該是悅悅媽媽。

    幸好,門口的光線不是很亮,也慶幸鬧鬧因為剛睡醒所以根本不會看見剛才的那一幕。

    聞言,蘇悅立刻松開了環在宋亦陽脖子上的手,然后走到了鬧鬧的身旁,用無比溫柔的話語對鬧鬧說道:

    “來,悅悅媽媽帶你去尿尿!”

    一大一小,兩人人走向了衛生間,完全不理會此刻站在門旁,正鐵青著一張臉的宋亦陽。

    那個后悔啊,當初宋辰陽和隋心蕾去濟州島旅行的時候,自己就不應該答應下來,幫他們照顧這一對活寶。

    要想想,這一對小家伙有多少次扼殺了自己的福利了。

    等到宋辰陽從濟州島旅行回來,一定要好好跟他算算這一筆賬不可。

    ****************************************************

    兩個月之后

    虞城最豪華的七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里,穿著白紗的新娘正坐在臥室的圓形大床上。

    第一次,蘇悅感到了緊張。她的兩只小手緊緊地拽在一起:

    除了緊張,她甚至還有一絲的不可置信:

    這,不是在做夢么?

    似乎,這幸福來得太快,也太突然了,這樣的猝不及防倒是讓蘇悅有些覺得不真實。

    低頭垂眸,當視線中看到左手手指的無名指上帶著的那一枚鉆戒時,璀璨的光芒讓蘇悅一時間陷入了自己的思緒當中。

    所以,臥室的房門被人推開時,蘇悅也沒有發現。

    “想什么呢?”

    直到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響起,直到一股熟悉的男人的氣息縈繞在自己的鼻尖,這一刻,蘇悅才從回過神來。

    抬起頭,蘇悅看見的是,宋亦陽正唇角勾笑地望著自己。

    “我們真的結婚了嗎?”

    蘇悅想要得到一個確定的答案,想要聽到從宋亦陽口中說出來的一個答案。

    而她的一句問話卻先是讓宋亦陽一愣,而后他便一把攬過蘇悅的肩頭,讓蘇悅靠在自己的胸膛上。

    “是,今天我們結婚了!”

    宋亦陽給了蘇悅一個十分肯定的答案。年后綻的優。

    他低頭,在蘇悅的額頭上輕輕地吻了下,“今晚,你就是我的新娘!”

    宋亦陽的新娘!

    蘇悅抬起眸子,撞進的是一雙深邃的黑色眸子,里面暗涌著激動的情愫。

    是的,這一刻,宋亦陽已經等了整整兩年的時間。

    下一秒,宋亦陽便將蘇悅放到在了圓形的大床上;宋亦陽的雙手撐在蘇悅身體的兩側,他俯視著自己身下的女人,同樣的身下的女人也在望著他。

    “悅悅,今晚,愿意真正地成為我的新娘么?”

    真正的新娘?

    一句話,讓蘇悅的臉泛起了一層好看的紅暈。

    羞赧地,蘇悅點了點頭。

    像是得到了邀請一般,隨即,宋亦陽便附身,他的身體覆上了蘇悅的;而他的唇開始從蘇悅的額頭,眉心,雙眼,鼻子,一直到她菱唇。

    他的吻似膜拜,他的吻很是溫柔。

    當四瓣唇相貼的那一刻,吻就變了質:不再溫柔,而是急切的。

    之后發生的一切都不再受控制了,完全是發自內心的情不自禁……

    原本十分投入的女人突然推拒起身上的男人來,

    “唔…………亦陽………………”

    蘇悅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必須在這個時候說。

    只是,身上的男人卻完全陷入了這一場纏綿悱惻的**之中,怎么可能會舍得停下來。

    “亦陽,…………先停下……我,我有話說。”

    宋亦陽的唇并沒有離開過蘇悅的半分,所以她說得很是艱難。

    唇齒間,溢出的是男人喘息聲,同樣是含糊不清的:

    “先做正事,忙完了再說。”

    蘇悅的不配合,讓宋亦陽的動作受到了一定的阻礙。

    “不行,現在,現在必須說。”

    “那你說!”

    宋亦陽雖然同意蘇悅說了,但是他的唇卻落到了蘇悅優美的脖頸處,溫柔的啃吻著。

    “你,關門沒?”

    一句話,讓宋亦陽驀地停止了動作。

    對啊,他怎么把這一件事情給忘記了。13acv。

    要知道,剛才那兩個小家伙可是嚷著吵著要來鬧洞房。

    如果那兩個小活寶來了,那么今晚自己的福利可就有沒有了。這樣的事情,在宋亦陽的身上可發生過不少。

    幾乎沒有絲毫的停頓,宋亦陽快速地從床上起身,快步走到。

    只聽得“吧嗒”一聲,臥室的門被關上了。

    臥室的里面落地一室的鏇旎!

    今晚,注定是一個美麗的夜晚;也注定是一段幸福的開始。

    ***************************************************

    這里的故事從來未完,每一個人都擁有者各自的幸福,且他們的幸福正在進行時……

    祝福這故事里面的每一個人,祝福著他們擁有各自幸福的生活。

    本文完結感謝再見!-

    ,  </p>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大发pk拾-彩38 JK彩票-JK彩票网站-JK彩票App 极速快乐8-官网 东京好运彩-官网 三分快三-彩38 大发3D-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