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邪少至尊 > 第十七章 驚喜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也不知怎么的,藍礬突然想給陳家一個驚喜。四象高手,在陳家的身份想來也不一般吧,要是自己把這陳龍滅掉,陳家恐怕一段時間不敢對自己動手吧,這對自己來說也是一個好方法。

    要殺這陳龍,單憑藍礬本身的實力是不行的。雖然他修習太極心法已經三年了,而且最近還得到了呂祖的“道”從而實力大增,但對人家一個至少修煉了十幾二十年的高手來說,自己那點時間簡直可以忽略不計了。不過他一點也不擔心,太極對付不了這陳龍,但不代表道法不行,雖然他沒有認真修習過呂祖傳下來的道法,但一般的手段還是能施展出來的,那道法已經超越了一半的武功范疇,可以說是仙法也不為過。

    就算道法殺不了這陳龍,他還有一個壓箱底的寶物。那就是自己那把短劍,要知道那短劍可是有劍靈的牛b存在,自己只要發揮出其一層威力,這陳龍就只是一個渣。而且這段時間他對當初跟莫公子手下打斗的最后一劍也有點心得了,用那點軌跡創造了一套名為陰陽兩儀劍法的劍法。這劍法雖然暫時只是一個輪廓,但藍礬可以肯定,只要這套劍法完善了,絕對比得上那些劍仙的手段。

    但在此之前,他的太極心法還有需要完善一下,因為他感覺這太極心法還沒有完善,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只要多用多悟,太極心法就能慢慢的發掘出其獨有的威力。所以他一開始沒有用道法,也沒有拿劍,而是直接赤手空拳,擺出一副太極的起手式。

    陳龍修來的絕對是正宗的內家心法,因為藍礬能感受到他身體周圍的氣。那是一種真正的氣,不像那些外家功法一樣只是虛擬的氣。要說外家功法修煉出來的氣勢能壓得人喘不過起來,那內家功法修煉出來的氣就能讓人肉身真正的趕到壓迫,這是兩種不同的概念。

    兩人未先動手,那氣勢就把周圍的垃圾桶等東西掀翻了。陳龍不欲再這樣糾纏下去,因為他感受到藍礬的實力雖然比他略遜絲毫,但要是這樣比斗氣勢的話,他雖然能勝,但要花費的時間太多了,當下也不猶豫,大喝道:“龍騰天下。”

    陳龍這招龍騰天下有點名不副實了,因為藍礬只是看到一股強烈的颶風朝他涌來,那颶風中夾帶著片片的風刃。很顯然,外面的颶風只是誘餌,而真正的殺招氣勢是那一片片犀利的風刃。

    藍礬還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攻擊,以前的戰斗都是跟外家高手,那是實打實的拳腳相交,而現在,對方的風刃顯然是用內力凝聚出來的,要是用陽剛之勁去強行破解,花費內力肯定很大,而借力打力也是不行,對方的力量太大了,要是自己強行借力,只會傷了自己,所以只能被動卸力了。藍礬雙手突然浮現出一層白色的光華,那白色光華并不耀眼,只是好像一層朦朦朧朧的氣體一樣裹住雙手,面對那鋒利的風刃,藍礬雙手不斷舞動,一道道的風刃從他身邊飛過,打在地上或者街邊的建筑,地上出現一道道可怖的裂痕,而那建筑更是凄慘,直接被打碎,讓藍礬一陣心疼。

    半刻之后,那風刃才被藍礬完全化解,而周圍的建筑已經不成樣子了。街道也是破破爛爛的,看上去好像經歷過一場大戰一樣。藍礬有點氣喘,但稍微調理了一下就沒事了。而陳龍也只是臉色有點紅潤,看上去兩人都沒什么大礙。

    “果然有點門道,太極居然用到了這種境界,想來首都的李大宗師也不過如此吧,但憑借這些,你還不是我的對手。”陳龍說完,突然拔出一直背在身后的長劍,再他看來,這世界沒什么公不公平的,只要能置對方于死地,任何陰謀詭計都是能用的。

    藍礬凜然,這陳龍到了現在才出劍,顯然用劍才是他的專長,剛才那招只不過是試探而已。不過他同時也有點欣喜,這樣的話,對自己的計劃更加有利。不過他沒有馬上發動,而是從乾坤袋中拿出了兩道靈符,一道藏在袖中,一道甩到空中,一陣急促的咒語之后,那張靈符突然燃燒起來,煙霧散后,街道上出現了一個金甲武士。

    這金甲武士就是藍礬用那靈符召喚出來的,實力不錯,但卻是以施法本人的實力為準的,他的實力越強,召喚出來的金甲武士就越強,而現在召喚出來的金甲武士雖然也是不凡,但對付陳龍還是有點勉強的。所以只是半刻鐘的時間,金甲武士就被陳龍破去,只不過也花了陳龍不少心力,要說藍礬想以這金甲武士來拖死陳龍,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不說他的法力不足,只是靈符的數量已經不夠的,在乾坤袋中留下的靈符本來就不多,而他現在想要制造靈符材料又不足,只能用一張少一張了。

    藍礬的臉色有點蒼白,眼見陳龍一步一步的走了過來,他則是一步一步的往后退去,只不過他心中雪亮,根本不懼就是了。

    待得藍礬退到無路可退,他突然一聲大喝,道:“我跟你拼了。”當下也不知道從那里拿出一把短劍,右手拿劍左手則是扔出一道靈符。

    靈符的速度極快,陳龍躲閃不及一下子就被靈符貼住了,而就在這時,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似乎一下子重了無數倍,好像有一座大山在壓著自己一樣,要不是他功力深厚,早就被壓死了。而這時,藍礬的短劍也是劈來了,陳龍現在根本沒辦法躲閃,只好架起長劍去阻擋了,但沒想到的是,藍礬的短劍居然一下子就把對方的長劍給劈斷了,而且余勢不減的把陳龍一刀兩斷。

    藍礬離開片刻之后,陳龍的身體才從中間裂開,隨即分成了兩半,而且還被那威力尚在的泰山符壓成了碎肉。

    藍礬拖著疲憊的身體回到自己租的屋子,才剛打開門,就發現小魔女安軒居然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鄧超也在,兩人正在看電視,電視上放的是一出恐怖片,只見這兩人都被嚇得不輕,藍礬一打開門,他們還同時驚呼一聲,等張開眼睛,則看到藍礬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你們怎么來我家了。”藍礬坐了下來,問道。

    “剛才是陳坤來找你的麻煩吧。”安軒不答反問道。

    “哼,還不是你惹的禍?好了,現在我問的是,你們怎么來我家了,又是什么人給你們開門的。”藍礬閉著眼睛,問道。

    “哦,這就是我答應給你的驚喜啊,從今天開始,本小姐就在這里住下了。”小魔女十分理直氣壯的說道。

    藍礬哭笑不得,沒想到這小魔女說的驚喜居然是這個。隨即調笑道:“可以啊,要是你不怕半夜被人摸上床的話,住下就是了,我晚上一般都會夢游的,至于會不會游到你房間就不知道了。”而且他沒說的是,這里晚上可不大太平,本來想今晚收拾了那小鬼的,但既然你們來了,就讓那小鬼好好的招呼你們吧。他也不怕會鬧出人命,那小鬼的法力微弱,最多是嚇嚇人,還有利用這陰宅慢慢的把人身上的陽氣吸走。想要把小魔女這精力旺盛的陽氣吸光,那可不是一周半月的功夫。這段日子,就讓小魔女好好的嘗試一下人鬼情未了的滋味吧。

    他心中好笑,臉上也忍不住浮現出一道笑容。但這道笑容,被小魔女看見就變成了淫笑了,道:“你最好不要存什么歪心思,我房間一向都有人守住的,要是被我的人捉到你敢潛入我房間,那你就死定了。”

    藍礬不屑的笑了笑,雖然不知道這小魔女的手下實力如何,但想來也只是一般的好手,要不然也不會連這屋子的異樣都看不出來了。

    “好了,不跟你們說了,今晚我實在太累了,先去休息,希望你們今晚做個好夢吧。”藍礬也不多說了,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間,入定起來了。

    小魔女二人感覺一下子涼了下來,不由縮了縮身子,禁不住心中的懼意,回房間去了。好在這屋子夠大,三室一廳,剛剛夠這三人一人一間房,鄧超是粗神經,剛蹦上床就睡著了,小魔女則閉著眼睛,心中不安,不知怎么的,老感覺有人在看著自己,害的她連衣服也不敢脫了,直接和衣躺在床上。)>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卡司11选5-彩38 大发快3-官网 大发平台-彩38 极速PK拾-彩38 三分28-官网 东京好运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