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邪少至尊 > 第三十九章 宴會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藍礬這兩天都沒去上學,只是讓楊文幫忙請了假,直接在家里修煉了兩天,兩天一過,他感覺自己的情緒又平復下來了,這才走出房門。

    紫憐仍然在看電視劇,看上去像是港臺的偶像劇,藍礬對這些不怎么感冒,所以也沒去留意,正想看看廚房有什么吃時,紫憐突然開口道:“劉家已經派司機來了,就在樓下等你呢。”

    藍礬看了看天色,現在才下午兩三點左右,那葉家的壽宴不是下午就開始了吧。當下也不吃東西了,直接乘電梯到樓下,果然有一輛限量版的加長版凱迪拉克正等在樓下,而那司機,居然就是自己第一次見過的劉儒。

    “怎么這么早?”

    “我們要先幫你整理一下外形,出席這種高級宴會,藍先生不會想穿著休閑服去吧,即使葉家方面沒關系,但也影響到藍先生的形象呢。”劉儒解釋道。

    藍礬點頭,他本來也想吃完東西出去隨便買套西裝的,但現在有人自動做冤大頭,他當然無所謂了,當下就坐上車,兩人來到藍天商場,也就是上次遇到美詩的那家商場。據劉儒解釋,這里的三樓有幾家不錯的國際品牌。

    兩人先是買了一套合適的西裝,是范思哲的,一萬多,藍礬很大方的買下來了,反正不用自己花錢。然后又買了雙鞋子,八千多。而據藍礬說的,一個成功人士是要一只手表的,所以又買了一只勞力士的金裝表,三萬多,兩人這才滿意的走出了藍天商場。而衣裝方面弄好了,輪到頭發之類了,劉儒把藍礬帶到了一家頂級發廊,藍礬認出來了,很多大牌明星都在這里弄過頭發,想不到他今天也會享受到那些大牌明星的待遇。其實這是他不清楚自己的價值而已,以現在吳宇掌權的公司來說,他怎么也是一個身家超過五十億的大富豪呢。

    先是讓一個娘娘腔的發型師弄了下頭發,然后有人專門刮臉,最后還有人修理指甲,等到一個小時藍礬出來之后,幾乎是整個人大變形了,一身名牌西裝,手上戴著名牌勞力士,發型清爽而不低俗,配合那因為修煉而越來越完美的身形,可以這樣說,就算現在是那個吳浩在他身邊,也不能擋住他的魅力了。

    藍礬對這身造型很滿意,這從他一直掛在臉上的笑容就知道了。而弄了這么久,天色也已經暗下來了,藍礬看了看新買的手表,不知不覺就七點多了。怪不得那些女人這么喜歡買東西啊,原來還真挺爽的。

    劉儒開著加長版的凱迪拉克來到了一家大酒店,長虹大酒店,是葉家自己旗下的五星級酒店。這次的壽宴在五十層舉行,而除了五十層之外,今天九點停止營業,這樣的手筆也算不小了。

    藍礬沒有直接在大門下車,畢竟他在這里不認識人,所以直接讓劉儒開車送他到停車場,然后再帶他上去。今天的停車場場面真夠大的,整整兩層停車場都停滿了名車,每一輛都是超過百萬的,要是這里的車全部賣出去,藍礬確定至少價值十億以上。畢竟還有一些是千萬名車,甚至幾千萬的車子都不罕見。

    兩人直接從停車場的電梯上樓,而剛到一樓的時候,電梯停了,進來的是一個熟人。居然是那個極品賤男,而那極品賤男這次不是主角,只是一個跟班,他跟在一個長得十分健壯的大漢身后,而一見到藍礬,馬上就小聲的在那壯漢耳邊說話。藍礬的耳朵靈,聽到他說的是:“全哥,就是這小子上次在你的酒吧打了我,而且還把酒吧不少東西都打爛了,然后揚長而去,全哥你要幫我報仇啊。”

    而那全哥看了藍礬一眼,一身不凡的西裝,名牌腕表,舉止文雅(其實只是不想動而已),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雖然眼角有點不喜,但也沒有說話。但想到他居然是從停車場上來的,想來只是一個普通的家族子弟吧,而那個極品賤男是他的一個親戚,甚至他那家保全公司的保安都是全哥手下的小弟。想著有空再收拾這個小子,所以也沒多留意,電梯到了五十層之后雙方就分道揚鑣了。

    藍礬皺了皺眉,知道可能又有麻煩了,不過也沒辦法,兵來將擋就是了。只是沒點勢力果然不方便啊,看來等到陳家落臺之后,要讓吳宇大力發展了,只要聲望做了起來,那麻煩就會少很多,就算真的有什么麻煩,也可以通過一些特殊方法解決。

    這五十層的大廳果然夠大,就算容納四五百萬恐怕都綽綽有余,而現在最多也就那兩三百,地方還算寬敞。當然,這里的熟人也有不少,楚天早就來了,本來藍礬知道自己要來的時候想跟楚天一起來的,但楚家還沒有做好表態,所以暫時不能跟他們走的太近,要不然之后對付陳家,要是失敗的話,可能會拖累楚家的。他見到藍礬之后只是遠遠的揮了揮手,并沒有走過來。跟楚天打完招呼之后,劉牧就走了過來,招呼藍礬跟他一起見幾位朋友。跟他一起聊天的有三個人,一個是胡家的家主胡涂,這名字不錯,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其實他是比劉牧小一輩的,但大家都是大家族的家主,所以也不會以晚輩相待,這是大家族的規矩。另外一個是上官秋明,也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他是上官家族的家主,現在跟劉家走在一起,應該是決定聯手了。最后一個居然是吳浩,藍礬也不知道他為什么會跟劉家走在一起,聽說他是京城的人啊,難道京城的勢力開始對上海感興趣了?

    吳浩跟藍礬打了個招呼,然后就沒有理他,裝作不熟悉的樣子。而藍礬也不想跟他有太多的交集,因為他跟那個人有關,他不想想起那個人。

    壽宴還沒那么快開始,藍礬坐在那里聽得有點困了,所以就說了一聲準備去洗手間躲一下。誰知剛離開大廳,在洗手間的走廊就看到一個自己剛剛還說不想想起的人。不過,那就是慕雪晴,她似乎剛剛從洗手間出來,一看到藍礬也是愣了一下,但隨即就裝作不認識的離開了,藍礬雖然臉上沒什么變化,但心中卻是十分復雜,因為他知道,這葉家老爺子的女兒,其實就是慕雪晴的母親。他不知道這次來是不是想趁機見一見她,還是說只是為了拉攏一下這葉家而已。

    到洗手間洗了把臉,藍礬就走了出來,他把領帶解掉了,因為他感覺有點悶熱。雖然這里的空調不錯,但他還是感覺悶熱,不知道是他的心情還是溫度。

    沒有直接回到劉牧的身邊,藍礬找了個角落就坐了下來,靜靜的看著那些紳士淑女們極力的表現自己,還有一些小老板不斷的向那些大老板獻殷勤,這也算是人生百態的一種感受吧。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的身邊突然傳來了一個聲音:“小礬,真的是你啊。”

    光是聽聲音藍礬就知道是誰了,轉過身去一看,果然是楊文,而他現在才記得,當初宋其曾經說過,這小子也是十大家族中楊家的人,雖然是庶出,但能出現在這種場面也是正常的。

    “你怎么在這?”楊文驚訝的問道,在他心目中,藍礬就是個十分神秘的人,武功強的變態,那天十幾秒就把八個小混混打倒了。而且經常不上學,甚至連那個美女老師都拒絕了,楊文真有種拜他為師的念頭了,但上次被他踹的一腳現在還疼了,所以才沒有提出拜師的要求。

    “一個朋友叫來的。”藍礬輕笑道,在這種場合,能遇到一個朋友也是好的,總比自己一個人在這里傻子的坐要好。

    楊文沒有多問,只是指著一個方向,問道:“小礬,你給我看看,那個小妞怎么樣?”

    藍礬無語,這小子還真是改不了禽獸的本性啊,不過他也不好拒絕,只好轉身過去看,一看之下也是愣了半秒,這小子的眼光倒是不錯啊,他指著的是一個小蘿莉,絕對清純的小蘿莉啊,年齡不超過十八歲,樣子十分稚嫩,雖然身體發育慢了一點,胸前只是突起兩個小山包,但也吸引了很多人的眼神,而現在這小女孩正站在上官秋明的身邊撒嬌,想來應該是上官秋明的孫女了。

    “不錯,但我看來她的身份不簡單啊,你確定你真的要上嗎?”這倒不是藍礬看低他,而是這小子以往泡妞都是一把錢撒下去,而對方也只是扭捏了兩下就從了,而這次的一看就知道是不缺錢的,以他那滿臉青春痘的樣子,藍礬真有點懷疑。

    給讀者的話:

    昨天有一章被和諧了,真是不好意思啊,現在已經修改了,大家可以去看,<?:(.taiuu.)>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大发棋牌-彩38 幸运pk10-彩38 5分快乐8-官网 分分快三-官网 好运快乐8-官网 天天时时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