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邪少至尊 > 第四十章 百合?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楊文真的上去搭訕了,但很明顯的是,那個女孩只是跟他說了兩句話,他就好像斗敗了的公雞一樣,低著頭回到藍礬身邊了。

    “她對你說了什么?”藍礬好奇的問道,他實在想不出到底是什么話能讓楊文這么厚臉皮的人都受不住,而且還是一個回合就敗下陣來了。

    “不要說了,恥辱啊。”楊文哀嚎道。

    藍礬更好奇了,追問:“說啊,有什么不能說的,你現在說出來,我看看能不能給你報仇啊。”當然,報仇什么的只是說說而已,讓藍礬去追那種女孩,這也是一種心理考驗啊。

    “第一句,他說‘你太丑了’。本來這句我經常聽女孩子說,所以也有一定抵抗力了,誰知道她第二句更絕。‘我不喜歡男人’。她這句話一出,我就徹底失敗了,小礬,快去幫我報仇啊,而且你忍心看到這么一朵祖國的花朵成為百合嗎?你一定要挽救這個失足的少女啊。”

    藍礬也是驚訝,這女孩太強悍了,居然公然說自己不喜歡男人,這真是太牛b了。藍礬拍了拍楊文的肩膀,嘆道:“你還是節哀順變吧。”

    鬧了一陣,葉家的壽宴終于開始了,先是楓葉集團的董事長,葉家老爺子的大兒子出面說了幾句話,然后請老人家出來亮亮相,說兩句場面話,然后大家就各自找地方坐下,一邊看臺上的表演一邊吃飯。

    藍礬當然是坐在劉牧身邊了,本來他想拉著楊文到其他地方坐的,但劉牧告訴他等下吃飯的時候把楓葉集團的董事長葉豪介紹給他。所以他才勉為其難的做到了這老頭的身邊,好在除了自己之外,那上官家的小丫頭也是被逼的坐到了這里,而這張桌子上,除了他們兩個年輕人,其他的至少都超過四十歲了,吳浩那家伙已經去了葉家老爺子的那桌,而且就坐在慕雪晴的身邊。僅存的兩個年輕人當然自然的互相打量起來了。

    老實說,上官家這小丫頭長大后肯定是禍國殃民的存在,雖然她這清純俏麗的模樣穿著一身性感的裝束,但一點也不影響她的姿色。至少在那性感裝束之下,她那清純的臉蛋就更讓人心動了。

    而對方也是在打量著他,能在這里坐下的都不是普通人,而這個男人明顯不是十大家族的后代,因為在她的位置,十大家族的直系后代她都認識,而且其中很多都打過交道。這個男人他絕對可以肯定不是十大家族的,莫不是京城來的人?

    大廳的中央搭起了一個臨時舞臺,現在上面正有一個很紅的女歌星正在演唱,這些所謂的大牌明星,在普通人眼里當然是高高在上的,但在有權有勢的人眼中,他們比古代的那些歌姬也好不了多少,就算想要她們來陪酒陪睡也不是不可能的。

    葉豪扶著葉家老爺子在不斷的敬酒,一開始先是到了陳家那里,今天陳家的主要人員都沒有來,只來了一個家族中比陳坤長一輩的來做代表,不過陳家畢竟是上海的第一大家族,所以葉家還是要賣他們這個面子的,當下就過去敬了酒,當然這是葉豪喝的,要是再讓葉家老爺子喝,人家一個剛剛七十大壽的老人家可能就要夭折了。

    敬完陳家的那桌之后,他們就來到了藍礬這桌,畢竟除了從京城來的幾個人跟葉家的人在一桌外,在場的就數藍礬這一桌的地位最高了,上海市第二大家族上官家,還有其余兩家劉家和胡家,這樣的實力要是加起來的話,即使是陳家恐怕也要退避三舍。

    “上官老弟,劉老弟,還有胡家的小子,怎么坐到一起去了?莫不是上官老弟想把他的乖孫女許配給其余兩家,哈哈。”這葉家老爺子一走過來就說道,只是這話一聽就知道是調笑他們的,畢竟上官家的小孫女不喜歡男人,這已經不算是秘密了,而且這葉家老頭也不是第一次拿她來開玩笑了。

    “哼,葉老頭,你下次再敢拿我尋開心,我非把你的胡子都揪下來不可。”這小妞也是彪悍啊,直接就頂回去了,而且語氣間極不客氣,好像根本沒想到人家可是高了她兩輩的。

    “小鴛,不要亂說話,小心我扣你零用錢。”上官秋風十分無奈的喝道,這小丫頭不知道天高地厚,上次就曾經捉弄過葉家老爺子,想不到這次還是本性難移啊。

    “算了,上官老弟,能保留自己的本性也是好的,你看我們這些老家伙,每一個都早已忘記自己的本性是怎樣的了。”葉家老爺子嘆了口氣,低聲道。

    這幾人客套了一番之后,劉牧才介紹起藍礬來。

    “葉老哥,我給你介紹一個年輕人,你一定很喜歡的。”

    “哦?”葉老爺子好奇的看向藍礬,你問他為什么知道是藍礬,廢話,這桌子除了藍礬之外就只有上官鴛是年輕人了,上官鴛他認識,當然只有藍礬了。

    “他叫藍礬,這小子最近可做了不少大事啊。”劉牧笑瞇瞇的道。

    葉家老爺子皺了皺眉,最近上海市能稱得上大事的就是陳家被人挑釁了,而且四象高手差不多全廢了,甚至連外院的護衛長都被人干掉了,難道說就是眼前這個年輕人干的?他有點難以置信。

    “呵呵,老哥也想到了吧,不錯,那件大事就是這小子做的,而且我們最近也有點合作,現在胡家和上官家都摻和進來了,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來分一杯羹?”劉牧也不廢話,居然當場就說了出來,可以說,這是一次震懾,也是一次試探。

    葉家老爺子瞇了瞇眼睛,這才笑呵呵的道:“算了吧,我們葉家發展的還算順利,暫時也沒打算再拓展了,那生意我們就不摻和了,就算看不見就是了,你們喜歡怎樣搞就怎樣搞,反正不搞到我們頭上就行了。”

    劉牧的眼神有點失望,但他沒有再勸說下去,誰都知道葉家老爺子是說一不二的,而且他這次也達到了目的,葉家是不會幫陳家的,這樣看來,陳家這次應該在劫難逃了。

    幾人又客套了一陣,葉家老爺子就走了,徒留下劉牧在嘆氣:“唉,葉家不插手,這也算是一件好事了,不過我有點奇怪,陳家不可能一點消息都收不到啊,但他們卻那么平靜,這好像有點異常。”

    上官秋風開口道:“不錯,陳家可不是什么都往肚子里吞的病貓,而是一只兇猛的大老虎,雖然這只大老虎被拔了一只爪子,但他的牙齒和另一只爪子還是很厲害的。但依我估計,他們應該正在暗自籌備,現在十大家族中我們三家聯盟,葉家中立,楚家不用說了,他們即使不幫我們,也不會去幫陳家的,另外四家我們也去試探過,他們表示只要最后有一點利益,就可以不插手,所以即使陳家怎樣準備,在我們三家傾力而下的情況下,他們是輸定的。”

    “不怕一萬,只怕萬一啊。”胡涂開口道。

    這樣一來,場面又開始尷尬了,不過藍礬隨即開口道:“其實楚家那方面,我可以肯定,他們絕對會插手的,所以現在不是三家聯合,而是四家聯合。”藍礬清楚楚天的個性,也知道他對自己如何,所以他出手是肯定的,而且這事一看就很明確,四家聯手,即使是強如陳家,也只能垮臺。

    “哦?那這樣就好,畢竟楚家現在企業雖然出了一點問題,但家族的底蘊還是很強的,要知道當初楚家是排在葉家前面的啊。”劉牧道。

    而接下來的,就是一些繁瑣的談話,藍礬不喜歡這種場面,所以在吃了點東西之后,就直接離開了酒店,反正那些衣服之類的不用還給劉牧了,那就當是這次的戰利品吧。

    只是當他正常攔出租車的時候,一輛拉風的限量版法拉利跑車就停在他面前,車窗打開,居然是那個上官家的小丫頭,只見她十分酷的說了一聲:“上車。”

    正當她以為藍礬會上車,準備一下子發動給他來個措手不及的時候,居然發現藍礬還站在車外,用一種看白癡的眼神看著她。

    “小子,你什么意思啊。”上官鴛怒道,從來沒有人敢忤逆她,而且還用這種眼神看她的。

    “我跟你又不熟,干嘛要上你車啊。”藍礬擺了擺手,也不管她,直接攔下一輛出租車,正想離開的時候,那上官小丫頭突然喊道:“那個司機,我給你一千塊,不準讓他上車。”

    那出租車一下子竄到法拉利的旁邊,根本無視藍礬那驚訝的眼神,拿了錢就直接走人了。

    藍礬剛才都準備拉開車門了,沒想到那個司機居然驟然開車,讓他嚇了一跳,看到那司機輕松的拿走一千塊錢,他有點心疼,想到自己最近似乎有點手頭緊,只要無奈的走到那小丫頭車旁,道:“要我上車可以,不過一小時一萬塊,不然免談。”

    “成交。”

    藍礬后悔了,沒想到她答應的那么疼快,連忙喊道:“是美金哦。)>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东京五分彩-彩38 5分快乐8-官网 极速快乐8-彩38 5分11选5-彩38 5分3D-官网 线上购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