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邪少至尊 > 第六十四章 秋豪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藍礬舒服的躺在床上打了兩下滾,然后就把秋雅交給他的公文包打開,從里面拿出了幾張紙,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清華大學交換生的文件通知。原來各個高校之間經常都會派出幾個高材生到其他學校研習,看看有什么地方是值得自己借鑒的,而那些高材生也被稱為交換生,通常交換生都是一個月的,而且多是四年級的學生,好像藍礬這樣的一年級學生能成為交換生,還是因為秋雅的關系呢。至于她為什么幫自己弄這身份,藍礬是一概不知的,反正到時候架照打,禍照惹,辦完事就拍拍屁股走人,把那些爛事交給秋家就是了。

    第一天來到,當然要先睡一下了,不然怎么有精神辦事啊,當然,這是藍礬給自己找的借口而已,他只是因為第一次坐飛機,感覺有點累,又不想打坐入定,所以就想先睡一覺再說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藍礬的電話終于響了起來,其實藍礬等這電話已經等了很久,那秋家的人把自己帶來了,肯定不會就這樣丟下自己的吧,就算不請自己吃個飯,聯絡一下感情,也要給自己說說這次的任務啊。

    電話果然是秋雅打來了,她問清了藍礬現在的住處,然后告訴他說二十分鐘之后來接他,一起去秋家吃頓飯。

    二十分鐘,藍礬嘀咕一聲,也不去管,倒在床上又睡著過去了,等到電話再次響起的時候,他直接到洗手間洗了把臉,然后把門打開,秋雅那小妞正站在門口,看到那明顯是剛剛睡醒的藍礬,臉上有點不悅。

    “去換一下衣服,然后我們就出發了,我爺爺不喜歡人家遲到的。”秋雅扔給他一個袋子,然后走出了房間。

    藍礬從袋子里拿出一套休閑服,而且是名牌的,想來不用一萬也要八千,他嘀咕兩聲就把衣服換上,走出了酒店。而酒店門口,一輛雅致的瑪莎拉蒂正俏生生的停在那里,即使是擋著酒店的門口那些服務員也不敢去驅趕,顯然是認識車上那人的身份,其實根本不用認識秋雅,光看她車前的車牌號碼已經夠嚇人的了,軍區司令部的車牌號,誰敢趕啊。

    不出藍礬意料,他們兩人直接開車駛入了軍區內,然后左兜右拐的來到一個小院子前。這里的防備顯然比其他地方強很多,藍礬甚至能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氣息包裹著自己,似乎在查探他一樣,只是他的道基穩固,道心強大,即使是那人也不能看穿他。

    “想不到這里還有一個靜心期高手啊,咦,居然不止一個,是三個,這秋家實力果然不凡啊。”只是簡單的一感應,藍礬就感覺到三股絲毫不弱于自己的氣息,而且他甚至隱隱間感覺到還有一股更加強大的氣息鎖定著自己,恐怕只要自己有所異動,那股氣息就會攜帶著滔天之勢殺來了。

    兩人走進院子,門口有兩個警衛兵在看著,這兩人也不是一般軍人,而是武道巔峰的高手,只是身上的煞氣太重了,而這股煞氣顯然是殺過千百人而形成的,看來這些人都是上過戰場的啊。

    走進屋子,里面的擺設很簡單,這是一棟簡單的兩棟小樓,下面的客廳,上面是臥室,而現在客廳內正坐著三個人,其中一個中年人一身整齊的軍服,板著一張臭臉,看到藍礬進來眼都不眨一下,只是直直的看著眼前的一個老人。那個老人的臉上依稀能看到那個中年人的痕跡,很顯然這是他的親戚,或者是父親,老人的腰挺得筆直,身上雖然穿著一身休閑服,但藍礬卻能感受到一股氣勢,那不是什么高手的氣勢,雖然這個老頭也是一個武道高手,但那股氣勢卻不同于一般高手的氣勢,而是一種久居上位,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氣勢,讓人不由得對此仰望。剩下一個也是老人,他也是一身的家居裝,臉上帶著和藹的笑容,但藍礬卻能看到其中的睿智,想來是一個笑面虎一樣的角色。

    三人一看到秋雅帶著一個年輕人進來,也沒有說話,只是那個很有氣勢的老人對著藍礬揮了揮手,示意他做到一旁。

    秋雅和藍礬剛坐下,那個笑面虎一樣的老人就打了個哈哈,說道:“這個就是你說是那個年輕人吧,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我叫李偉,是司令部的參謀長。”

    藍礬這才明白了這人的身份,參謀長,也是一個大官啊。就跟一個城市中的市委書記一樣,還有一個市長共同管理一個城市,而他則是跟一個司令一起管理一個軍區。

    其實對于秋家的背景,藍礬也大致了解了一點,那老人想來就是秋家的老爺子,也是當代的家主,是京城軍區的司令員,權利極大,整個軍部幾乎被他一手抓了。而旁邊那個應該是他的兒子,也就是秋雅的父親,今年只是五十多歲就已經是一個中將了,前途一片光明,當然,秋家掌握了軍部,不要說中將,就算是好像秋家老爺子這樣的上將也能弄幾個出來,但是秋家老爺子沒這樣做,一是因為軍人的傲氣,不屑去做這樣的事情,而是不能,要是他們做的太過分的話,上面也會有人不滿的。

    “參謀長客氣了,小子只是一個尋常學生,學了兩手花拳繡腿,正值國家需要幫忙,這才出來獻丑的。”藍礬這話算是說的十分謙虛了,要是他這樣的也是是花拳繡腿的話,那秋家老爺子那些就是小孩子玩泥沙了。

    對于藍礬的謙虛,那秋家老爺子很是滿意,隨即開口道:“我是秋豪,想必你也知道我了,我也不羅嗦,這次來主要是想請你幫個忙的,大概事情小雅應該跟你說過了,而你的身份也辦好,明天,你就要以學生的身份去挑戰那幾個韓國人,因為那幾個韓國人跟你一樣,也是從首爾派來的交換生,他們把清華的跆拳道會社,空手道會社,甚至連武術會社都砸了,當然人家的手段是正當的,他們甚至還不滿足,又到了其他學校踢館,這一個月來,京城大大小小的學校都被他們去過,而且都被砸了招牌,雖然這些小事我們是不應該管的,但這些韓國人太囂張了,居然叫囂我們華夏無人,京城中真正有實力的又因為一場暗涌而不敢亂動,使得他們越來越囂張,所以我才會請你過來,一是把他們打倒,這并不重要,接下來你要以交換生的身份到韓國去,把他們施加給我們的恥辱雙倍找回來,要是可以的話,即使是那些正軌的武館也砸幾個看看,只要那些老一輩的不出手,應該就沒什么高手能擋得住你了。”

    藍礬仔細一聽,似乎沒什么困難,所以就點頭答應了,至于好處,秋雅已經答應了他,這種事情私底下討論就好,要是擺上臺面的話就不好看了。接下來五人吃了頓飯,然后藍礬就坐秋雅的車子離開軍區了。

    “你看這個年輕人怎么樣?”秋豪沉聲對那叫李偉的參謀長問道。

    “不錯啊,實力強悍,據資料他應該是一個靜心期的修者,而且是有正式修煉功法的,而且他手段也不差,光是看前兩天他統一上海黑道的那兩手就玩的很漂亮,那些家族的老人都沒話說了。而且顯然不是一個沖動的人,反正就一句話,有能力,也有野心。”李偉瞇著眼睛,淡淡的道。

    秋豪似乎也很認同李偉的觀點,沉吟了一下突然說道:“你們說,要是我這個時候把小雅許配給他,局面會不會好一些呢。”

    那中年漢子的眉毛一挑,似乎有話要說,但在老頭子面前,他不敢隨便插口。

    秋豪當然看到了中年人的異動,淡淡的說道:“秋山,你有什么事就說吧。”

    “這小子的資料我也看過,他貌似已經有兩個關系不錯的女人了。”秋山顯然是不想他的女兒嫁給這樣一個人。

    “哼,愚昧,只要他能幫到我們,管他有多少個女人,而且身為一個成功的男人,而且那么的出眾,有幾個女人很是正常,難道你就不是嗎?不要以為你在深圳認識的那個女人我不知道。”秋豪哼了一聲,不悅的說道。

    秋山的臉色有點尷尬,本來以為這件事隱藏的很好的,但沒想到還是被老頭子知道了,只是自己是一回事,自己的女兒又是另一回事,即使他自己花心,也不想自己的女人嫁給一個花心的男人,這點上其實天下的男人想法都一般吧。

    三人沉默了一會,那李偉突然說道:“其實我覺得,小雅嫁給他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小雅只是一個普通人,要是跟一個修者有了關系,不說其他的,單單壽命就能長好幾倍,這點大家都是知道的。

    當然,成為一個修者的妻子,在兩人做那事的時候肯定有靈氣流入另一方身體中的,那長期下來,改善體質不說,壽命也能增長。

    兩個老頭再商量了一番之后,把這事確定了下來,不得不說政治是黑暗的,這兩人為了家族的安危,就這樣把秋雅推到了一個他們只見過一面的年輕人身上。

    給讀者的話:

    嘻嘻,金磚是夠十個了,不過先更兩章可以嗎?我明天強推,我要爆發七章,所以不好意思啊,明天再看個爽吧<?:(.taiuu.)>gamcity.com

彩38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一分快三-彩38 三分快三-彩38 决胜时时彩-彩38 大发游戏-彩38 大发骰宝-彩38 幸运五分彩-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