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邪少至尊 > 第151章 求見。。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風家是廣東一帶的修真家族,也是一個二流家族,當然家族中的化氣期高手比較多,足足有十六個,而且大多都是上層或者頂峰的,不過這個家族有點特殊,他們很難突破化氣期達到筑法期,即使是有筑法丹幫忙也是很難,當然要是有一顆極品的筑法丹,這還是有機會的,當然,就算是現在的藥宗也沒人能煉制得出極品的筑法丹,就算是藥宗宗主煉制出來的筑法丹也大多只是中品,偶爾出現幾顆上品已經是不錯的了。

    風家原本除了廣東之外,廣西也是他們的家族管理范圍之內,不過現在廣西被西方修者占領了,就連風家在那里的分部也是被滅,三個化氣期高手被殺,這讓風家大怒,剛想找回場子的時候,卻發現對方的實力遠遠不是他們能對抗的,那幾個筑法期的高手他們都難以對付了,更不要說對方在廣西還有固元期高手的存在。

    本來這廣東也是差點就淪陷的了,但好在最近魔宗,云仙派,還有昆侖派都派人來這里駐守了,就連一些實力不菲的散修也是紛紛聚集在這里,所以那個大集團的董事長也是見怪莫怪了,反正這兩個月他已經是數次見識這樣的場面了。

    風家中的高手著實不少,除了現在風家僅剩的九個化氣期高手之外,還有三個魔宗的筑法期高手,兩個云仙派的筑法期高手,兩個昆侖派的筑法期高手,這些門派家大戶大,有資質的子弟都是他們先挑選的,所以只要有足夠的時間和丹藥,提升到筑法期也不是很困難,而其他的家族就比較難了,就連每年出產不少筑法丹的藥宗也只有六七個筑法期高手,當然不是全部聚集在落鳳山的,要不然上次的被襲就不用那么慘烈了。

    當然除了這些高手之外,還有兩個筑法期高手,他們都是散修,是一對夫妻,男的叫擎天,女的叫絕地,名字倒是不錯,但真正看到他們的人卻發現他們的性格跟名字一點也不像,擎天是一個溫文儒雅的中年人,拿著一把扇子,看上去就像一些裝逼的年輕人一樣。而絕地則是一個中年美婦,看上去三十歲左右,不過藍礬知道她絕對超過六十歲了,當然在修真界中年齡也不是太大的問題,畢竟太多延壽的丹藥可以延長壽命了,上次藍礬換取光明圣獸內丹的碧青丹就是其中一種,不過他現在也沒多少那種丹藥了,那些女人知道自己有那種丹藥之后,無所不用其極的讓自己拿了出來,沒人一顆差不多全部分完了,生下兩顆孤零零的留在乾坤袋中,不過那幾天藍礬也享受盡了,心底也沒什么可惜的。

    不過更讓藍礬驚訝的是,這小小的風家中居然還有一個固元期的高手,也這個高手藍礬也認識,他就是魔宗的執事長老,獨孤求敗。據說這西方修者幾次進攻廣東都是因為他而失敗的,要不然靠這些點高手的話,根本擋不住對方的攻擊。當然,這也是因為對方沒有真正的全力出手,畢竟現在還沒到最后的關頭,大家都不想這么快暴露,所以也只是派了一兩個固元期高手出來,但都被獨孤求敗一人擋住了,剩下的那些筑法期高手,因為武器不怎么好的關系,也被東方的幾個筑法期高手擋了下來。當然在這里也不得不提一下煉器宗的疑惑,按道理說西方修者把他們宗門的儲器室搬空了,應該不會缺法寶才對啊,但現在西方修者仍然是用那些破爛,這不得不讓他們疑惑,當然他們也只能以為那些西方修者想最后的大戰才拿出來,一舉打垮東方修真界。

    這樣的疑惑也讓藍礬那一丁點愧疚心都沒了,心中還在暗贊自己做得好,要不然被西方修者得到了,那真是禍害了。所以他覺得搬空煉器宗儲器室這件事做的非常正確。

    對于藍礬的到來,風家沒有表現出多大的熱情,畢竟像他這樣的化氣中層的修者在風家也不算稀罕,而且這段時間也來了不少化氣期的修者,林林總總差不多有上百個了,所以只是隨便打發了他一下,然后就分了一個房間給他,讓他在那里靜等消息。

    本來藍礬想去拜見一下獨孤求敗的,畢竟他也想讓自己的劍法精進一點,據說獨孤求敗的劍法獨步天下,即使是大多上界的人也是自愧不如,藍礬不趁機占點便宜就不是他的性格了。

    不過一問風家的子弟說獨孤求敗的房間在哪,那些人全都笑他癡心妄想,然后告訴他,每天也不知道有多少修者想去找獨孤求敗,想讓他指教一下,但人家是何等高手,就算是魔宗的三個筑法期高手想要見他也是極難。

    藍礬知道后苦笑不已,想不到那獨孤求敗還真是香餑餑了,不過他想見獨孤求敗也不是不行,上次夢非煙交給他的玉佩,她說過拿出這塊玉佩,魔宗能答應自己一件事,這獨孤求敗是魔宗的人,想必也要賣個面子吧。

    他離開了自己的房間,找到了風家家主,然后要求見獨孤求敗,在那家主略帶譏諷的眼神下拿出那塊玉佩,這才說道:“把這塊玉佩拿給獨孤前輩,他會見我的。”說完之后,也不管風家家主的眼神,直接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等待消息。

    而再說那風家家主風南天本來不想把這塊玉佩拿給獨孤求敗看的,因為他不認為藍礬這么一個化氣期的小修者能見到那樣的大人物,不過想起藍礬那認真的表情,又害怕真的得罪了什么大人物,兩相考慮之下,他還是決定去見一見獨孤求敗。

    獨孤求敗住的地方是風家后院的一個小竹屋,而他本人則是在小竹屋的后面練功,而他練功的方式也是十分奇怪,就這樣坐在那里,閉著眼睛,但周圍的竹林,花草就這樣憑空被人用劍削過一樣,看上去十分奇怪,但要是藍礬在這里的話,一定能認出剛才獨孤求敗身上發出來的,正是劍意,而且那股劍意十分凌厲,不過當然不能跟當初軒轅黃帝留在軒轅劍中的劍氣媲美就是了。

    那風南天隔著老遠就喊道:“獨孤前輩,風家家主風南天有事求見。”

    本來以風南天這樣的身份是不可能見到獨孤求敗的,但他卻是風家家主,廣東怎么說也是風家的地方,這么一個地頭蛇對于他們來說還是有點用處了。

    竹屋后面傳來一個淡淡的聲音,這聲音似乎不含半點感情,就好像是一個機器人或者傀儡一樣,讓人感到渾身不舒服。

    風南天打了個寒顫之后,這才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看到周圍的情況也不由得吐了吐舌頭,聽家中子弟說,這獨孤求敗就這樣坐在那里,就把這里糟蹋成現在好像廢墟的樣子,而且那些子弟根本看不到獨孤求敗的攻擊方式,讓人咂舌不已。

    “前。。。前輩,風家剛來了一個化氣期的小修者,而這個小修者想要見你。”風南天十分艱難的說道。

    “天下間有那么多的化氣期修者,要是每一個都說要見我,你說我見,還是不見啊。”獨孤求敗的聲音依然是毫無感情,但風南天卻是嚇了一跳,因為他站在這不遠處都能感覺到那冰冷的感覺,這獨孤求敗性子似乎不怎么好啊。

    “是,是。。。不過那個小修者拿出了一塊玉佩,讓我交給獨孤前輩,說前輩見到這塊玉佩就會去見他了。”風南天哆哆嗦嗦的拿出那塊玉佩,不過玉佩剛拿出來,就已經消失不見了,而那獨孤求敗正張開眼睛看著那塊玉佩,若有所思的表情。

    “去把他叫來吧。”獨孤求敗想了一下,這才說道。

    “是是,我這就去叫。”那風南天實在想不到這普普通通的一塊玉佩居然真的能讓獨孤求敗動容,而且答應見那個小修者,他現在已經認定藍礬的身份不凡了,正想著等下怎樣討好藍礬,看能不能得到什么利益呢。

    藍礬打開門,看著眼前這個老家伙的臉,心中有點好笑,道:“獨孤前輩肯見我了?”

    “是的,是的,這位小兄弟跟我來,我這就帶你去見獨孤前輩。”這老家伙堆著一副諂諛的笑臉,讓人看上去有點像小丑的感覺。

    藍礬跟著他一路向獨孤求敗的住處走去,而這老家伙一路上也在打探他的背景什么的,藍礬也沒多透露多少,只是隨便應付了幾句,那風南天見藍礬有點不耐煩的感覺,當下也不敢說話了,把他帶到竹屋外告訴他獨孤求敗就在前面,然后就識相的離開了。

    藍礬上前幾步,大聲喊道:“獨孤前輩,晚輩藍礬求見。”對于這充滿傳奇色彩的高手,藍礬還是心懷敬佩的,所以話語間也是客氣了不少。

    大家不要說小改三章不夠字數啊,雖然有一些字數是少了一點,不過那些都是因為被和諧了的,通常情況下小改每天都更八千字以上的,絕對不會少,不信的,大家可以算一算啊,還有大家有什么不滿意的,可以到書評區說說,我會看到的<?:(.taiuu.)>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快乐5分彩-彩38 大发购彩-彩38 天天快三-彩38 幸运赛车-官网 极速3D-彩38 极速快乐8-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