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邪少至尊 > 第247章 對戰花無缺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ps:群已經變成超級群了,所以大家可以盡管加入,還有三百個空位,還有一件事,二十號就要上架了,其實小改也是很郁悶的,上架,我也不喜歡,而那位流氓兄弟,我只能對你抱以抱歉了,我不可能影響到上不上架,只能說,如果還想看這本書的,不去花錢看,就去看盜版吧,反正就是一個月六塊錢的事情,唉,不說了,煩。

    藍礬看到花無缺的神色,已經知道對方即將拼命,畢竟這一場的輸贏太重要了,花無缺一直都當自己是人類將級的第一高手,所以認為只要自己輸了,那將級就必定輸了。但其實不然,他那所謂的第一高手只是自認的,在藍礬看來,八卦道士知庸的實力比他強多了,加上知庸對陣法之類的了解,藍礬猜測,要是不使用軒轅劍和東皇鐘的話,就連自己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只是這次面對花無缺,藍礬根本提不起什么興趣,一直他的對手都是一些王級或者皇級的,現在突然來個將級,這讓他有點不屑。但是正所謂心理上輕視對手,心底卻要重視對手,對付這小子,藍礬不允許有絲毫的失誤。

    花無缺的武器就是那把扇子,妖界中對于煉制法器一竅不通,即使是皇級高手千萬年以自身仙力煉制的武器也只不過是次仙寶而已,威力甚至比一些好點的極品靈寶都比不上,而這花無缺的實力不強,修煉的時間也不長,所以那武器扇子只不過是一件上品法寶而已,不過一個將級高手即使用一件上品法寶,實力也是不可小瞧的,所以藍礬直接戴上了奔雷拳套,打算快速解決戰斗。

    奔雷拳套一開始煉制的時候就是下品靈寶了,而因為雷獸王內丹的關系,到現在已經是中品靈寶,雖然不算太好,但是在妖界中已經算是不可多得的法寶,所以奔雷拳套一出,那些高手的眼光都不同了。

    對于那些高手們來說,一個年輕人拿著一件好法寶,一就意味著那年輕人實力非常強悍,二就是意味著那年輕人有良好的家世,而藍礬的實力不強,所以不少人都已經將藍礬當成一個隱世家族的子弟了。

    其實這也是正常的,在妖界中,很多實力強大的高手都喜歡隱居,畢竟人妖之間的戰爭實在太多了,就拿圣山山腳的那些高手來說,他們都是實力強大的妖怪,雖然不想插手人妖間的事情,但卻不能說他們實力弱,要知道,那里隨便一掃,就能找到數十個王級,就連皇級也不罕見,這一點碧猴妖皇就最有發言權了。

    花無缺的身法十分詭異,像是落花般渺無蹤跡,時而向左,時而向右,讓人無法發現其真正的動向,直到最后才發動致命一擊,但很可惜的是,藍礬直接用四象身法跟其游斗,四象身法因為之前與蝙蝠妖一戰而完善了不少,步法方面十分玄妙,能在短距離間瞬間到達,就好像是瞬移一樣,但卻不會弄出任何空間波動,簡直就是恐怖。要知道,那短距離雖然不足半米,但要是你算好對方的劍本來只能到你身前,但對方突然間向前了半米,那劍就能直接洞穿你,所以說,這步法雖然沒有完善,但也是十分可怕的。

    不過花無缺的步法顯然也有其出色之處,你永遠猜不到對方的下一步會是哪里,這樣一來,就需要極精準的判斷力和反應力才能抵擋對方的攻擊,不然的話,人家攻擊時你感應不到,或者反應不過來,也是必死之局,能在妖界創下這么大的名聲,這花間派果然不凡啊,但要是蒼逸使用出來,恐怕會更加完美吧。

    而現在的藍礬表面上是跟對方在斗著步法,但其實隨時都能獲勝,只要在對方那步法的一瞬間停頓時突然以四象身法朝他的方向移動半米,一次攻擊就能獲勝。但是他沒有這樣做,而是不斷的跟其游走,想要習得對方步法的精要,將其融入到自己的四象身法之內,只要成功了,他的實力將會大漲。

    不過這套身法顯然不是蝙蝠妖那樣直接使用,所以領悟起來有點困難,半個時辰過去,藍礬只能領悟到一點點,但這時,蒼逸顯然已經有所警惕了。花無缺以為自己的身法讓對方無法攻擊,正暗暗高興,不過也郁悶對方的滑溜,正想繼續游斗,蒼逸突然傳聲給他道:“不要再游斗了,直接攻擊,他剛才在偷學你的身法。”

    花無缺一愣,這才知道原來對方一直沒有全力跟自己動手,而是在于自己游斗,想要偷學到自己的獨門身法,他當下大怒,認為對方不尊重他,所以也不再游走了,而是全力凝聚實力在扇子上,扇出了一道巨大的風暴,直卷藍礬。

    藍礬知道自己的想法暴露了,雖然惋惜,但也無可奈何,當下凌厲出手,不再留情,直接沖入那風暴之中,那花無缺還沒來得及開心,藍礬的身影已經沖過風暴,出現在他面前凌厲的一拳直接打在他的胸膛上,他只感覺胸口一陣生悶,下一刻就噴血飛了出去。

    臺上的變故讓眾人一陣心驚,沒想到藍礬居然這么厲害,本以為兩者實力相當,但現在卻是一人瞬間落敗,對于藍礬的表現,眾人皆震驚。

    藍礬對紫蜥妖皇遙遙一拱手,然后就退下場去,打算先領悟一下剛才花無缺的步法,但這時,一人突然飛上臺去,看著藍礬似笑非笑,道:“想不到藍礬兄弟的實力這么厲害,我就說你來這里肯定是有所圖謀的,好吧,接下來的一戰,就由我來出手了,希望兄弟全力出手,我的實力可是很強的哦。”

    這人長得很平凡,而且衣服猥瑣的樣子,正是那八卦道士知庸,藍礬想不到他會這么直接就上場來,微微一怔之下搖頭道:“我只答應打一場,沒有好處的事情我是不會做的,所以依然走下臺去,沒有絲毫的猶豫。)>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天天pk拾-彩38 一分pk拾-官网 压庄龙虎-彩38 快三平台-彩38 天天快3-彩38 3分排列3-彩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