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38

全本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邪少至尊 > 第429章 天幻
q全b本b筆q趣g閣 WwW.qbbqg.com
    ps:四章送上,而且據說有什么搶福活動,沒谷粒看書的朋友可以去搶槍試試,不過我猜測數量不會太多。

    藍礬以一敵二,而且對方兩人的實力還都是比他高一個境界的。但他卻毫不吃力,甚至有時間慢慢的調養傷勢。不是他的實力多強,而是在正面的對戰中,不是只看一方面的實力,還有多方面的綜合。藍礬自身實力雖然只是半圣下層,但有四件尊寶,加上情欲本源對敵人的影響,還有特殊的體質,加上強悍的身體和恢復力,這多方面的綜合使得他的總體實力十分強悍。

    求援的高手在此被阻擋住,這讓西方的高手臉色十分難看。而就在這時,跟飛羽大戰的女祭師突然飛上高空,然后揮舞那根枯枝一樣的法杖,口中喃喃自語,像是在念咒語。

    飛羽當然不能讓她順利了,剛才他可領教過這個女人的實力。不念咒語的魔法都那么厲害了,要是念動咒語的話,威力肯定十分恐怖。為了不要節外生枝,所以飛羽果斷的以天羅地網想要阻擋她念動咒語。

    但沒想到的是,她突然噴出一口紅色偏白的血液,血液上蘊含著強大的光明氣息。居然把天羅地網生生的擋在了她前方五十米處,而她自己則是繼續的念頭咒語。

    飛羽也知道不妥了,這女祭師以這樣的方法都要念動的咒語,威力肯定十分厲害。所以單手持劍沖了上去,一招橫劈就想要將她的身體劈成兩半。

    女祭師沒有動,手上枯枝一樣的法杖一下子擋在她的面前,擋下了飛羽這志在必得的一招。就在飛羽想要繼續攻擊的時候,空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空間通道,而一個身影迅速的從里面飛了出來。而那個控件通道則是瞬間就破裂了,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林銘鑫在高空深吸了一口氣,朝藍礬神識傳音道:“這下麻煩了,這個是亞特蘭蒂斯的另外一個半圣至強者,皇帝。”

    藍礬也是頭痛不已,沒想到這個女祭師居然還有這樣的手段,生生的破開一條空間通道,雖然十分脆弱,但卻足夠讓一個人通過了。而這次多出來的對手則是一個十分恐怖的人,據說是亞特蘭蒂斯的最強者,皇帝。

    修魔者一方感受到那滂湃到極點的氣勢之后,士氣一下子就下降到了極點。而這皇帝掃視了周圍一眼,一下子將飛羽擊飛了出去后,居然直接朝邪燕天的方向飛去。原來是想聯手天照大神,將這個最大的威脅去掉。

    邪燕天大驚,當下也不顧形象的大喊道:“天幻,你這小子再看躲在一邊看我笑話,我下次見到你就不客氣了。”

    天幻?

    藍礬對于這個名字一點也不陌生,在很多人的口中他都聽過這個名字。而且也大概的聯想到了兩人或許有點關系,不過現在聽到邪燕天這樣喊了出來,他不由得心神都放到了高空之上,那里在邪燕天剛剛喊完之后就出現了一道身影,藍礬極目看去,一個看上去十分平凡的男子站在那里,普通的麻布衣服,看上去就跟一些普通村民一樣。神情溫和,就算是聽到邪燕天的喝罵也沒有絲毫的羞怒,不過這還不是藍礬注視著他的原因,讓他眼睛都不眨的看著他的原因,是心底那一絲奇怪的聯系,這種聯系不是神識或者靈魂上的,而是源于血脈間的聯系,而在這一刻,他才知道,這個叫天幻的男子,的確就是他的先輩。

    “唉,本來不打算淌這渾水的,沒想到你這小子還是要拉我進來,罷了罷了,就當是為東方修真界做一點事情吧。”這個叫天幻的男子無奈的嘆了口氣,瞬間就來到了皇帝面前,淡淡的注視著他,臉上依然是毫無表情。

    藍礬不明白他身為東方的修者,為什么不愿意淌這趟渾水。在他認為,身為東方的修者,自然要為東方修真界做一點事情,而他卻是這種態度,這讓藍礬對他的印象更差了,不要說他真的是自己的先輩,就算他是自己的老子,藍礬也不待見他。

    而沒等皇帝和那叫天幻的男子打起來,藍礬就再次和兩個半圣糾纏起來了。他現在其實是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畢竟現在已經占盡了上風,只要支持住的話,很快就能解決戰斗。而且到現在為止,大戰已經過去差不多整整一天了。情欲惡魔的空間通道只需要最后兩天就能夠架設成功,到時候西方高手方面更是沒有絲毫機會。

    又一個西方高手被原住民殺掉了。對方有六個半圣上層的高手,而藍礬這邊即使不算情欲惡魔,現在也有八個半圣上層的高手,所以兩個原住民的對手是半圣中層的,而那個叫做達姆的更是最強,所以在一天的打斗下,達姆終于將對方擊殺了,然后來到另一個原住民身邊,與他聯手一同對付一個半圣中層的高手。

    西方高手完全陷入頹勢了,再這樣下去,不消一天的時間,他們會損失至少五個半圣高手。這還是最保守的計算,所以天照大神計算了一下,還是神識傳音給皇帝還有大愚者,打算先撤退,然后守住那個城堡,再等西方高手來人。

    撤退的命令下達了,最先離開的就是藍礬的兩個對手,而他卻沒有去追,而是找上了飛羽的對手,那個女祭師。之前那個女祭師因為噴出了精血,而且法杖也被飛羽擊碎了,最后還用大法力打開了空間通道,實力大損,在飛羽和天羅地網的攻擊下已經岌岌可危了,而藍礬一來到,困天索和翻天印當下就立功了,不消片刻的時間,這女祭師就被藍礬捉住了,封印了之后丟在離天宮中。這個女祭師還有作用,先不殺。

    而搞定了女祭師之后,對方已經撤退得差不多了,為了擴大戰果,藍礬剛想去追上一個對手時,一把細劍就攻到他面前了。他大吃一驚,東皇鐘匆忙之間形成的護罩瞬間就破裂了,沒等再次凝聚出護罩,那細劍就已經刺穿了他的小腹,要不是剛才勉力的扭了一下,這一件就直接刺破他的元嬰了。但現在也不好受,因為那劍氣不斷的沖擊著他的身體,而在細劍旁的元嬰更是首當其沖,只是片刻時間就被沖擊得出現了裂縫。

    藍礬大驚,沒等他再次躲閃,血厲突然出現在他的面前,但血厲沒有阻止大愚者,而是擋在了藍礬的退路之上,一時間,藍礬陷入了死境。)>gamcity.com

錯誤/舉報/求書,點此舉報(免注冊)

大发平台-彩38 大发3D-彩38 极速欢乐生肖-彩38 中博平台-彩38 时时彩平台-彩38 好运快乐8-彩38